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民事
交强险与承运人责任险并存时的相关问题研究
发布时间:2017-06-09作者: 殷忠义 编辑:金根林 浏览次数:1236

甲乙两车碰撞,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乙车上乘客李丙受伤,经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甲车承担事故全部责任。甲车已投保交强险,乙车在某保险公司投保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保单载明每座赔偿限额为30万元,上述事故发生在两车所投保险种的保险期内。李丙起诉要求乙车投保的某保险公司在承运人责任保险限额(30万元)范围内赔偿相关损失。

问题的提出:

1、受害人李丙是否有权直接起诉某保险公司赔偿客运承运人责任险保险金?

2、交强险与承运人责任险并存,是否必须追加交强险保险公司为被告,若不追加,承保承运人责任险的某保险公司是否应该扣除侵权责任中交强险应赔偿的部分?

3、承保承运人责任险的某保险公司在赔偿李丙的损失后能否向甲车投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进行追偿?

关于第一个问题,某保险公司认为,客运承运人责任险属保险合同纠纷范畴,承运人责任险的合同相对方是承运人,而非乘客,故索赔权利人只能是承运人乙车车主,而不是乘客李丙,而且本次事故,乙车无责,故乙车车主及某保险公司均无需对李丙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保险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保险人对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的损害,可以依据法律的规定或合同的约定,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责任保险的被保险人给第三者造成损害,被保险人对第三者应负的赔偿责任确定的,根据被保险人的请求,保险人应当直接向该第三者赔偿保险金。被保险人怠于请求的,第三者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保险人请求赔偿保险金。”该条赋予受害人对保险公司的直接请求权。因此,李丙有权就其应获赔偿部分直接向被告某保险公司主张保险金。“按责论赔”是交通事故中对过错引起的侵权行为的赔偿方式,而承运人责任保险是建立在承运人对本车内旅客的法律风险保险方式,保险人应按照法律规定赔偿。依据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由此可见,承运人对乘客的伤亡承担无过错责任。尽管本案交通事故乙车无责任,但由于我国法律对客运合同违约责任实行无过错责任原则,故不能因此免除其违约责任。

关于第二个问题,两车以上车辆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乘客伤亡,同时存在侵权责任与违约责任,受害人享有选择权。本案,受害人李丙可以选择要求侵权的甲车辆赔偿,也可以要求违约的乙车赔偿,或者同时起诉甲车和乙车,不存在漏列当事人情况,并非必须追加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参与诉讼。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险是指客运经营者根据法律法规规定,自己在运输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或其他事故,致使旅客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对旅客承担的赔偿责任,由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限额内给予赔偿的法律制度。投保此险种是承运人的法定义务,也为其提供了保险保障,转移了运营中的风险责任。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应按合同约定在保险范围内及时给予赔付,而承运人责任险未约定交强险应赔偿的部分属于免责范围。另外交强险的主要目的是保障机动车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但交强险并非唯一途径,承运人承担赔偿责任也使受害人得到了赔偿,同样达到了目的,所以当交强险与承运人责任险并存时,受害人仅依据合同要求承运人承担责任时,无需扣除侵权人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应承担的份额。

关于第3个问题。事实上,在第三人侵权的情况下,承运人承担合同责任属于因第三人侵权导致的违约,其承担违约责任也系因第三人过错或者双方过错所致,其当然可追究第一责任侵权人的过错责任。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有关规定,为保证第三者能够及时获得赔偿,设定了交强险保险公司的先行赔偿义务,这属于法定义务。承运人虽有承运合同约定的保证乘客安全义务但属于约定义务,其履行了约定义务,但并不能免除保险公司的法定义务。承运人未能按约定安全运送旅客,属于因第三人导致的违约,依据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当事人一方因第三人的原因造成违约的,应当向对方承担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和第三者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约定解决。承运人一方和第三者之间的纠纷,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约定解决。承运人承担违约责任金额赔偿乘客后,作为垫付人有权向承担事故责任的对方当事人及其保险公司追偿。本案中,乙车车主就涉案车辆与被告某保险公司之间存在真实有效的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保险合同关系。原告李丙作为旅客在乘坐被保险人提供的客运车辆途中遭受人身损害,乙车车主作为承运人按照承运合同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虽然原告李丙所受的伤害是因其他人侵权造成的,但在侵权责任与合同违约责任竞合的情况下,原告李丙可以选择按照客运合同要求承运人承担责任,被告某保险公司亦应当在乙车投保道路客运承运人责任险赔偿限额内对原告李丙所受损害承担保险责任,被告理赔后取得向侵权人追偿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