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审判业务 / 民事
关于太湖法院近五年金融、房地产案件立案问题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7-05-25作者: 朱劲松、张丹 编辑:金根林 浏览次数:1313

一、近五年金融、房地产案件立案概况及分析

2013年至2017年,太湖县人民法院共受理金融类纠纷案件563件,受理房地产纠纷案件237件。案件主要类型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且每年各类纠纷立案案件数呈上升趋势。

1、收案数量明显增加又回落。此类案件2013年收案105年,2014年收案146件,2015年收案280件,2016年收案176件,2017年1至5月89件。

2、案件审理难度加大。案件法律关系相对比较复杂,加大了案件审理难度,而相对应的风险防控措施较少。

3、金融机构涉诉范围广。通过走访调研发现,目前全县范围内的金融机构都不同程度地出现大量不良贷款,且已进入诉讼程序,个别金融机构涉诉案件甚至已超过100件,贷款清收难度较大,面临的金融风险压力较大。

项目

2013

2014

2015

2016

2017

合计

金融案件

80

125

160

154

44

563

占比

2.7%

4.2%

3.7%

2.7%

2.2%

 

房地产案件

26

24

120

22

45

237

占比

0.9%

0.8%

2.7%

0.3%

2.3%

 

二、目前金融、房地产纠纷案件中存在的问题

1、贷款行在发放贷款过程中,资料审核不严

第一,借款人签名与身份证姓名不一致,同音不同字。如王启华案,借款人未提供户口本及身份证复印件,起诉时发现身份证名字为王启华,而贷款合同及催收通知单上签名为王啟华

第二,审核把关不严,借款人或担保人配偶签名非本人所签,有的夫妻已离婚仍以配偶身份签名,有的贷款用途与实际用途不符等等。

2、贷款行在发放贷款过程中违规操作

第一借名借款,这类案件当事人均提到是按揭贷款银行工作人员指示签名,未实际收到贷款,如有担保人,则担保人提出是为实际借款人担保,不认识名义借款人。如罗庆东案,当事人均提出是为实际借款人罗海龙担保,甚至连当事人婚姻关系证明都不是本人提供的。

3、被告送达难,严重影响诉讼效率

因被告数量多,住所地分散,地域跨度大,加之贷款时所留地址不详或者贷款后迁移住址,或外出躲贷,致使法律文书送达难。有些案件在穷尽其他送达方式后只能公告送达,无形中延长了审理周期,降低了诉讼效率。部分被告在案件判决后拒收判决书或案件判决后住所地、联系方式变更,法庭无法核实,裁判文书无法送达。

4、开发商未按照约定的期限交房

开发商不能按期交房的原因众多,主要有原地块上的拆迁延后、政府延期交付地块、验收部门众多、验收时间长等。如太湖县天龙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房屋买卖合同案,因开发商一直未交付房屋,购房户起诉至法院,此系列案件在处理过程中难度很大,且涉及人员众多,影响社会稳定,此类案件难以做出判决。

5、开发商未办证

此类纠纷占房地产纠纷类案件多数,形成的原因有开发商提供的办证材料不齐全、验收不合格、验收时间长、购房户未提供办证材料等。另外开发商承接工程后,将工程给个人开发,个人与购房户签订合同,开发商未办理产权登记,购房户要求办理权利证书,此类案件法院处理很棘手,谁应是承担责任的主体?

6、二手房买卖引起的纠纷

配偶一方出卖房屋,另一方起诉的;出卖方未取得所有权,买受方起诉要求办理过户手续;买受方未付清房款,出卖方起诉等。

7、房屋拆迁安置补偿费引起的纠纷

按规定,拆迁房屋是按人数补贴的,这个人数既要参考户口人数,也要考虑在住人数,最后以政府和拆迁户的协议为准。那么出嫁女,招婿在家女,户口迁出女、入赘子之间拆迁补偿费用如何分配?如吕满荣案。

三、金融、房地产类纠纷案件不断增加又回落的原因分析

1、经济下行导致企业经营困难。前几年,在经济下行,社会总需求下降以及货币环境总体趋紧的大背景下,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资金链断裂,加之受国际市场影响,企业经营压力增大,企业主营收入和利润大幅下降甚至持续亏损,金融纠纷呈多发态势。

2、企业盲目扩张。部分企业在自身资金储备不足、市场调研不充分、经营管理模式粗放落后的情况下,受短期暴利趋使,大量依靠银行贷款贸然进入国际期货贸易等高利润、高风险的陌生领域。而随着国际国内经济形势变化、政府政策调整以及银行信贷额度下调,许多企业无法从银行获取足够资金支持,导致资金链断裂。

3、企业间互保联保弊多利少。一方面,为降低借贷资金风险,金融机构往往要求借款企业既提供其他公司担保,又要求公司法定代表人个人以及配偶担保,而这些企业本身多是关联企业,担保人多是近亲属,这种多担保反而成为空担保。另一方面,联保造成相关企业担保债权额放大,只要联保体中有不良企业存在,就会严重影响其他优质企业的正常经营,造成一家借款,多家受损甚至倒闭的局面。

4、金融机构贷前审查不严、贷后监督不力。部分金融机构内部考核机制,一定时期内盲目追求信贷指标,忽视信贷质量,贷前对借款人还款能力、借款用途等审查流于形式,完全依赖于第三方的审计报告,而很多情况下,第三方提供的审计报告掩盖了借款人真实经营情况及亏损状态。贷后金融机构对借款人、担保人缺少跟踪监督措施,不能及时跟踪发现借款人或担保人的资信变化,错过回收时机,继而形成群体性不良贷款。

5、隐形行政指令性贷款放大借贷风险。个别金融机构存在隐形行政指令性贷款,以及关系贷款、人情贷款。部分无法通过正常程序获得银行贷款或者获得额度较低的企业,通过该种方式借贷,金融机构仅进行形式性贷前审查,而且授信额度相对较高,由此隐藏的风险加大。同时,个别信贷人员责任心不强,为了追求业绩,不严格执行放贷程序规定,甚至明目张胆、明码实价地向借款人要好处、要回扣,违法进行信贷活动。

6、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市场经济的不断完善,金融借款合同关系的发生日益频繁,鉴于金融行业的不断改进,这两年此类纠纷案件虽略有减少,但案件总数仍然不少。随着政府监管的不断加大,开发商未按照约定的期限交房、开发商未办证现象也有所减少。

四、金融、房地产案件折射问题分析及司法建议

1、经济态势

2007年3月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标志着完全以发达经济体为主导的全球化旧格局已渐入迟暮;2014年我国经济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叠加的阶段。值此战略转型的关节点,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更应静观其变、平心静气、小心翼翼,全球危机步入“ 新常态”,在未来的全球发展中,发展中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可望发挥更大的作用。在这样一个翻天覆地的历史进程中,我们不仅要密切关注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及其对我国的影响,更应关注经过30余年高速增长之后,支持我国经济增长的产业结构和要素投入结构已发生变化,经济增长已进入了一个新的次高的平台。

2、司法保障

法院方面一要建立健全审判工作机制。对批量涉同类型金融纠纷案件实行集中受理、快速立案、快速送达、当庭宣判,构筑高效、快捷、便利的绿色诉讼通道;充分利用诉前保全措施,及时对有关资产进行查封、冻结、扣押,防止债务人转移、隐匿财产,为案件调解、执行打下坚实基础。二要建立与金融部门信息共享系统。完善联席会议工作机制,通过司法建议的形式及时向有关政府机关、金融机构和部分企业提出加强管理、完善制度等方面的对策和建议,以健全金融机构的信贷制度;及时向各金融机构提供失信被执行人信息,为金融机构提供借贷意向企业诉讼记录,形成联防机制,最大限度地降低信贷风险;对恶意欠贷、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的企业经营者以及涉嫌金融犯罪的,要依法严厉打击,增强法治威慑力。

3、政府监管

政府要加强对金融机构资产结构的监管。资产结构对企业收益、风险、流动性以及现金流量将产生直接影响,金融机构资产结构的优化是有效防范金融风险,化解金融借款纠纷行之有效之举。加强金融监管部门对金融机构的业务活动及其风险状况进行现场检查和非现场监督的力度,完善金融机构监督管理信息系统,定期分析、评价金融机构的风险状况,促进资产结构优化。

4、交易诚信

建立和完善社会诚信体制。逐步建立起企业、个人诚信信息管理系统和惩戒机制,对拒不还贷者在经营、消费等诸多方面进行约束和限制,联合相关部门重拳打击逃避银行债务、抽逃资金的行为,情节严重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树立全民诚信观念。

五、立案工作创新服务和保障金融、房地产领域健康发展的打算

1、立案部门充分发挥审判职能,加强司法引导

加大非诉程序适用力度,积极稳妥适用“申请实现担保物权”非诉程序。加强对涉诉企业和当事人的法律释明,充分发挥非诉程序高效、便捷的优势,对于符合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可适用担保物权实现程序的案件,在立案阶段即引导金融机构选择该救济途径维护自身权益,减少进入开庭审理环节的涉金融案件,加快担保物的处置变现进程,缩短不良贷款清收周期。

2、加强诉调对接,保持与相关职能机构的沟通协调。建立完善与人民银行、金融办、企业行业协会、基层调解组织的金融类借款合同纠纷多元化解机制,搭建信息共享与互动平台,通过定期释明法律规定、发布典型案例、交流和通报工作动态、征求意见建议等方式,充分发挥多元化解机制,化解金融类借款纠纷,形成工作合力。

3、及时提出司法建议,切实发挥司法职能。密切关注利率市场化改革对金融市场产生的重要影响,及时对涉金融案件进行梳理总结,把握案件的周期性、规律性动态,及时向有关政府机关、金融机构和部分企业提出加强管理、完善制度等方面的对策建议,积极发挥司法职能,参与社会管理。

4、打造法银信息共享系统,参与社会诚信体系构建。发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威慑效应,将涉诉主体妨碍诉讼、伪造证据、转移财产、逃避执行等失信信息及时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对接,定期向某些金融机构公开所审理的金融借款纠纷案件,为金融机构提供意向企业诉讼记录,切实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