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要闻
人民法院报头条:法院监狱互联互通 所有程序网上操作
发布时间:2016-09-05信息来源: 人民法院报 浏览次数:5200
法院监狱互联互通 所有程序网上操作
——安徽法院减刑假释案件信息化建设纪实
本报记者 李忠好 本报通讯员 周瑞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图为安庆中院正在远程审理一桩减刑案件。周瑞平 摄

 

    “过去我们监狱民警要肩扛手抬往法院送卷宗,现在减刑假释的材料通过网上一键报送。”

    “以前几百件案件人工签字盖章到手抽筋,现在电子签章分分钟完成。”

    “自从监狱建成数字化法庭,法官不用再在路上奔波,远程开庭省时省力,同步录音录像全程接受监督。”

    经过两年多的试点运行,安徽法院办理减刑假释案件进入信息化快车道:全面建成使用减刑假释网上办案平台,实现卷宗材料网上报请、案件全程网上办理、法律文书网上传输,全程留痕,公开透明。全省20所监狱已有13所建成数字化法庭,法官通过远程视频审理减刑假释案件,缩短了办案时间,提高了办案质效。

    网上平台全面建成

    案件办理全自动化

    安徽省共有20个监狱,分布在8个市。2014年,全省法院受理减刑假释案件共18029件;2015年,这类案件数量为17063件。其中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辖区有11所监狱,每年受理减刑假释案件1万件左右,占全省案件总量近60%。

    “办公室里每天都堆满各监狱送来的卷宗,一个人一年要办逾千件案件,精神高度紧张。”合肥中院法官洪琳说,“我们多么希望能改变传统手工作坊式的办案模式。”

    面对繁重的办案任务,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通过信息化手段提升审判质效,为法官减负。合肥中院作为试点,于2014年4月建成减刑假释网上办案平台,首次试运行就受理并审结了安徽省未成年人管教所报请的第一批150件减刑假释案件。

    “由于数据格式和网络接口等问题,一开始费了不少事。”合肥中院刑三庭庭长陈华琳说,“我们一一克服困难,从以往纯人工办案过渡到‘半自动化’,尝到了方便快捷的甜头。”

    为解决网上办案平台关键问题,安徽高院依托三级法院统一建设完成的电子签章系统,开发了减刑假释网上电子签章软件,指导合肥中院于2015年4月成功投入使用,使办案平台信息化水平由“半自动化”升级为“全自动化”。

    在跟踪指导合肥中院探索建设网上办案平台的过程中,安徽高院院长张坚明确要求,将减刑假释信息化建设列入《全省法院信息化建设规划2015年度实施方案》,实行统一建设、统一规划、统一管理。

    “减刑假释网上办案平台的成功运行,需要满足四个条件:法院与监狱的网络互联互通、减刑假释案件材料全部扫描成电子文档、电子签章的全面使用、相关人员熟练掌握办案软件。”安徽高院副院长周榕说,高院多次与省监狱管理局沟通协调,共同商定自2016年1月起,所有监狱一律通过网上平台报请减刑假释案件,2016年上半年实现全省网上办案全覆盖的工作目标。

    一系列举措紧锣密鼓实施:安徽高院与安徽省司法厅共同开发减刑假释专用数据接口,实现所有监狱与法院网络的互联互通;省监狱管理局要求各监狱务必在2015年12月底前完成人员培训、信息录入、网上申报的基础工作;安徽高院为全省相关中院安装减刑假释办案软件和电子签章软件,并组织培训。经过强力推进,2016年4月底,安徽法院、监狱系统在全国率先建成了覆盖全省、跨界融合、整齐划一的减刑假释网上办案平台。

    高效公开规范透明

    批量结案方便实用

    “监狱和法院网上办案系统实现了互联互通,一个减刑假释案件从‘进门’到‘出门’,所有的程序都在网上操作。”安徽高院审监一庭副庭长周晓冬介绍道。

    8月1日,立案庭法官林媛媛接受安徽省白湖监狱管理分局监狱向合肥中院报送的281件减刑案件。只见立案文本框中不断跳出一条条立案信息,包括自动生成的案号、录入的案件基本情况和监狱移送的电子卷宗材料。立案结束后,林媛媛将所有案件全选、一键移送到专门负责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的刑三庭。整个过程仅用了10分钟。

    “以前监狱把减刑假释人员花名册报送法院后,我们全部要手工一件件录入类别、姓名、罪名、减刑种类等基本信息,效率很低。一次受理几百件案件,就要用几天时间才能完成立案工作,很容易占用法官的办案期限。”林媛媛说。

    ⇨下转第四版 

 ⇨上接第一版

    业务庭负责人在电脑上对移送案件进行随机分案,确定承办法官、合议庭成员以及书记员。承办法官接到案件,即可在办案系统中审查减刑建议书、减刑审核表、检察意见书、奖励审批表等电子卷宗材料,对符合书面审理的案件进行书面审理,对要求开庭审理的案件进行排期。

    “现在在网上就能一眼看出减刑假释的材料是否齐全,还能看到合议庭法官的案件材料,加强了内部监督。”洪琳说,“减刑假释案件数量多、时间紧、任务重。通过网上办案平台,法官核对准确监狱填报的基础数据,系统会自动提取相关信息并生成裁定书、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有效避免文字差错,办案效率全面提高。”

    “还有一个重大变化就是,合议庭法官签完名,将案件提交给庭长后,法官即无权修改案件中的任何信息。”洪琳补充说。

    “以前,一批几百件案件办结有几千份法律文书,签名、盖章忙到手抽筋。”陈华琳说,“现在法官使用电子签章,将‘Key’插入电脑,点击按钮就可以一键批量完成电子签名签发。办公室人员经过身份识别系统上网审查后,只需轻点鼠标,裁定书、送达回证、执行通知书等法律文书可一键批量加盖电子印章。将所有法律文书打包传输各监狱之后,委托监狱宣判即可。”

    白湖监狱管理分局是全国特大型监狱,在安徽20所监狱中规模最大,犯人最多,减刑假释案最多。

    “2015年1月从龙山监区第一次网上报送减刑假释材料开始,目前,已报送4453件减刑假释案材料,切实实现了证据保全、信息共享和全程留痕,有利于深化狱务公开,促进执法公正。”白湖监狱管理分局副局长周扣臻介绍说,“网上办案彻底改变了过去用车拉、肩扛、手抬往法院送卷宗的历史,现在办案时间基本控制在25天左右,缩短了办案周期,及时向积极改造的罪犯兑现刑事奖励政策,无疑对服刑人员安心改造起到推动作用。”

    “经过两年多,法官普遍感到减刑假释网上平台操作方便、实用,能切实提高办案效率。”陈华琳说,“2015年合肥中院刑三庭4名法官超负荷工作,办结减刑假释案10295件,其中对576件案件减刑幅度作了更改,裁定不予假释11件,不予减刑1件。”

    “减刑假释网上办案平台的建成使用,改变了传统的办案方式和工作方式,至少取得四方面成效。一是办案效率大幅提升。二是办案质量切实提高。三是与案件办理有关的立案庭、办公室相关人员工作效率全面提升。四是网上办案系统实行全程留痕,实现层层监督,推动了案件审理的公开透明,确保了司法公正。”周晓冬说。

    远程庭审省时省力

    全程留痕公平公正

    8月17日下午,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三庭在第二法庭启用远程视频系统,对远在九成监狱服刑的王金国、骆双喜减刑案件进行公开开庭审理,专门邀请了人大代表旁听。

    庭审之前,安庆中院已通过全国法院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信息网,将这两名涉职务犯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服刑人员基本情况、原判罪名及刑罚、服刑期间刑期变动情况、执行机关提请减刑的事实及理由以及减刑的幅度向社会进行了公示。

    庭审开始,法庭内国徽的两侧电视屏幕和审判人员面前的电脑,实时清晰显示来自九成监狱科技法庭的视频画面。

    庭审中,执行机关代表在九成监狱法庭宣读减刑建议书,出示了证据材料。检察员讯问了服刑人员,并对减刑建议发表意见。合议庭通过远程视频系统,对提请减刑的服刑人员表现情况进行了详细调查。两名证人出庭作证,服刑人员回答了法庭的讯问并作最后陈述。

    合议庭合议后,当庭宣判,对罪犯王金国减去有期徒刑十个月,对罪犯骆双喜减去有期徒刑一年。

    庭审结束,书记员通过专用网络将庭审笔录发往九成监狱法庭,由现场工作人员同步打印出PDF文件格式笔录,检察员、执行机关代表、罪犯和证人在核对完笔录后签字确认。

    安庆中院刑三庭庭长徐庆华告诉记者,往返九成监狱管理分局至少要4个小时,以前每个月去两次,一次审理七八个案件。今年7月起,法官通过远程视频就能开庭审案,节省了办案成本。

    远程视频开庭对庭审任务更重的合肥中院法官来说作用更显著。2015年5月,全省第一家狱内数字化法庭在白湖监狱建成后,合肥中院当年远程开庭审理减刑假释案107件,提审104件;今年庭审373件,提审58件,大大减轻了法官远途开庭的辛劳,缓解了执行机关押解犯人的压力。

    安徽高院副院长周榕告诉记者,省内还将有5所监狱在今年年底前建成狱内数字化法庭。

    多次旁听减刑假释案件庭审的全国人大代表杨杰评价,信息化给安徽法院减刑假释工作带来的不仅仅是提高办案效率,还规范法官办案,全程留痕,全程接受监督,确保减刑、假释案件审判的公平公正,提高了司法公信力和司法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