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裁判文书 / 民事审判
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设有限公司与吴丹丹、安庆市中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何海炎、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设有限公司建筑分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4-02-21 浏览次数:11218

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宜民二终字第00036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设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宝山区。

法定代表人:张培义,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蔡祥,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秦屹,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吴丹丹,女,住安徽省安庆市宜秀区。

委托代理人:江东,安庆市迎江区华中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庆市中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安庆市。

法定代表人:张斌,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丽芳,女住浙江省上虞市。

原审被告:何海炎,男,户籍地浙江省上虞市,经常居住地安徽省安庆市迎江区。

委托代理人:李丽芳,女,住浙江省上虞市。

原审被告: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设有限公司建筑分公司,住所地上海市宝山区。

负责人:吴彦俊,该分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蔡祥,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秦屹,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十三冶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吴丹丹、安庆市中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以下简称中房公司)、原审被告何海炎、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设有限公司建筑分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安庆市迎江区人民法院(2013)迎民二初字第0002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2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上海十三冶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秦屹,被上诉人吴丹丹的委托代理人江东,被上诉人中房公司及原审被告何海炎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丽芳,原审被告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秦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0年4月12日,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与中房公司签订了一份建设工程分包合同,合同约定,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将其承包的安庆大发·宜景城一期中1-18栋,1-19栋,1-20栋,1-21栋,1-25栋,1-26栋,1-27栋,1-30栋,1-31栋,1-32栋和1-35栋共十一栋含主体结构在内的住宅楼分包给中房公司承建。承包方式为包人工、包材料(甲供砼除外)、包机械、包工期、包质量、包安全、包环境管理、包文明施工等等。合同签订后,中房公司向上海十三冶公司出具一份授权委托书,委托何海炎为安庆大发·宜景城一期工程的代理人,代理权限:合同的谈判和签署、项目管理、工程结算;工程资金、费用结算;甲供材料、物品领用确认及所有与该工程相关的文件资料的签署和签收,代理人的行为均代表中房公司,代理人的签字以以下显示为准,中房公司予以承认并承担责任。2010年1月起,原告向何海炎供应材料(铅丝、圆钉等)。2011年10月1日,何海炎向原告出具一份欠条,载明共欠原告货款108783.50元,同时注明已经付款20000元。

原审认为: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将其承包的大发宜景城的涉案工程分包给中房公司承建,中房公司应为工程的实际施工人。何海炎经中房公司授权为中房公司的代理人,其就工程施工而实施的民事行为应视为中房公司的行为。何海炎欠原告货款,并出具了欠条,中房公司应当履行货款给付义务。因被告未依约履行货款给付义务,故原告要求被告自2013年1月9日起至付清款项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的诉讼请求,应予支持,故中房公司应当向原告给付货款及利息。上海十三冶建筑分公司作为工程的承包人,其将含主体结构在内的工程分包给中房公司,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因十三冶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应由上海十三冶公司承担,故上海十三冶公司对该货款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原告要求其他被告承担货款给付义务,无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条、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安庆市中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清偿原告吴丹丹货款88783.50元及利息(并自2013年1月9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清偿之日止);被告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设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驳回原告吴丹丹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020元,由被告安庆市中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和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设有限公司共同负担。

上海十三冶公司上诉称:一审法院以上诉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认定上诉人对中房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系适用法律错误。买卖合同应严格遵守合同相对性原则,突破合同相对性必须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和相关司法解释明确规定,承包人转包或违法分包建设工程与他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行为无效,并未规定承包人将建设工程转包、违法分包给他人后,需要为他人从事的买卖等合同行为承担连带付款责任。一审法院既然已经认定被上诉人吴丹丹与被上诉人中房公司之间形成买卖合同关系,那么依法应当由中房公司对吴丹丹承担民事责任。故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吴丹丹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吴丹丹在庭审中辩称:一、本案上诉人明显违反《建筑法》的规定,将自己承建的工程分包给他人,应承担违约赔偿责任,才能对其行为予以制裁。二、与本案的被上诉人签订合同的都是第三工程处的负责人何海炎,所有的服装等都是上海十三冶公司提供的。被上诉人完全有理由相信其是上海十三冶公司的工作人员,只是在后来才了解到何海炎是挂靠的。三、所有建筑材料都是用于该工程的建设,工程款应当由承建方支付。综上,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中房公司在庭审中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涉案工程2011年竣工,上海十三冶公司还没有跟我们结算工程款,故被上诉人诉求的货款应由上海十三冶公司承担。

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基本属实,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另查明:何海炎与中房公司系挂靠关系。

本院认为:本案原告吴丹丹起诉的主要证据是何海炎于2011年10月1日出具的一份《欠条》及中房公司出具给上海十三冶公司的一份《授权委托书》。《欠条》载明的内容表明何海炎是债务人,吴丹丹是债权人。该欠条出具之后,何海炎尚履行了部分给付义务。一、二审庭审中,何海炎对欠款事实亦不持异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第二款,“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之规定,吴丹丹要求债务人何海炎支付欠款的诉讼主张具有事实依据及法律依据,一审判决驳回吴丹丹的该项诉请明显不当,依法应予纠正。因何海炎与中房公司之间系挂靠关系,且中房公司对欠款事实自始未提出异议,故依法应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由于涉案的《授权委托书》是中房公司出具给上海十三冶公司而非出具给吴丹丹,依据该份委托书,只能认定是中房公司授权何海炎与上海十三冶公司实施民事行为,故吴丹丹所谓其有理由相信何海炎代表上海十三冶公司的诉讼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根据合同相对性原理,一审判令上海十三冶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证据不足,依法应予纠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安庆市迎江区人民法院(2013)迎民二初字第00029号民事判决第三项即:驳回原告吴丹丹其他诉讼请求;

二、撤销安徽省安庆市迎江区人民法院(2013)迎民二初字第0002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即:被告安庆市中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清偿原告吴丹丹货款88783.50元及利息(并自2013年1月9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清偿之日止)与被告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设有限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何海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吴丹丹货款88783.50元及利息(自2013年1月9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给付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

四、安庆市中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对何海炎的上述给付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020元,由何海炎及安庆市中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020元,由何海炎及安庆市中房建筑安装工程公司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2020元系上诉人中冶天工上海十三冶建设有限公司预交,待本判决履行时迳付上诉人)。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勤勤

代理审判员  甘  丹

代理审判员  陈澜竞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丁  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