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裁判文书 / 民事审判
占善竹与安庆市宜秀运输有限公司挂靠经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4-02-21 浏览次数:10585

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宜民二终字第00013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占善竹,男,住安徽省怀宁县。

委托代理人:张世龙,安徽文法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安庆市宜秀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安庆市迎江区。

法定代表人:丁金华,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毕志飞,安庆中皖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占善竹因与被上诉人安庆市宜秀运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秀运输公司)挂靠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安徽省安庆市迎江区人民法院(2013)迎民二初字第001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2月3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的委托代理人张世龙,被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丁金华、委托代理人毕志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认定:宜秀运输公司与占善竹签订一份汽车挂靠合同,约定将占善竹的皖H09390号货车挂靠在宜秀运输公司名下经营运输,占善竹对该车辆拥有所有权及管理权,挂靠期间自2010年3月10日到2012年3月10日止,挂靠费用为每年500元。挂靠期间,该车辆以宜秀运输公司的名义进行运营;经营期间发生的各种债权债务自行处理,与宜秀运输公司无关;该车辆的保险及其他项目的保险,由占善竹自行办理或由宜秀运输公司代办,所有费用由占善竹自行承担;车辆的产权、管理权属于占善竹,产生的收益归占善竹支配和使用,宜秀运输公司不得干涉占善竹的正常使用;占善竹必须遵守交通法规,积极参加宜秀运输公司的安全活动,加强车辆保护,按规定进行正常年检;挂靠车辆发生车辆损失或交通事故,占善竹除应及时报案外,还应及时通知宜秀运输公司,宜秀运输公司在接到报案后,征得占善竹同意,协助占善竹处理事故,一切费用由占善竹承担。

2011年4月9日,占善竹雇佣的司机屠平君驾驶皖H09390号货车运输过程中,沿X012线行驶至5KM+300M处,因车厢货物(大树)与横跨公路的电缆线发生挂带,造成电缆线、有线电视线、相关电杆受损以及何大勇受伤的交通事故。4月10日,桐城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事故认定书,认定屠平君负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嗣后,何大勇诉至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要求宜秀运输公司和屠平君赔偿损失,经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和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判决宜秀运输公司赔偿何大勇各项损失178368.12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付清,屠平君承担连带责任,宜秀运输公司同时承担案件受理费3851元。2013年7月2日(案件执行期间),宜秀运输公司与何大勇就上述两项费用182219.12元达成分期付款的和解协议。

原审另查明:2011年7月4日,占善竹向皖H09390号车辆的保险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出具一份放弃索赔权利声明书,称车上人上树拉电缆线属伤者个人行为,未经车辆同意的私自行为,放弃对上树者摔伤的医疗费、误工费等一切人伤损失向保险公司索赔。并载明其承诺内容完全出自占善竹真实意思表示。占善竹在该声明书尾部署名,宜秀运输公司加盖了印章。

原审认为:民事活动应当诚实守信。原、被告双方签订的车辆挂靠经营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应当共同信守合同约定。车辆挂靠经营期间,车辆运营过程中发生事故,造成对第三方何大勇的赔偿责任,经法院终审判决,原告承担的赔偿责任为182219.12元,依车辆挂靠经营合同约定,该损失的最终赔偿责任应由被告承担,故被告应立即给付原告182219.12元,由原告对第三方进行赔偿。因本案是原被告之间的挂靠经营合同纠纷,屠平君非该合同的当事人,依法不属于必须参加诉讼的当事人,故被告请求追加屠平君作为本案被告的意见,没有法律依据,不予采纳。被告称该事故系其聘请的驾驶员屠平君擅自运输造成的,原审认为,被告本人有对车辆的直接管理的权利,尚不能完全掌控车辆的运输,而要求原告履行监管义务,显然于理不合,故被告辩称原告作为挂靠单位,没有履行监管义务,而要求原告承担一定责任的抗辩理由,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被告占善竹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给付原告安庆市宜秀运输有限公司182219.12元。案件受理费3940元,保全费1520元,合计5460元,由被告占善竹负担。

上诉人占善竹上诉称:一、原审遗漏当事人,应追加屠平君参加本案诉讼。屠平君系皖H09390号货车驾驶员,但事故发生时并非上诉人指派,而是其个人行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雇员因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屠平君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二、上诉人所有的车辆挂靠在被上诉人处,并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险,但2011年7月4日上诉人在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签署一份放弃索赔权利声明书,被上诉人加盖公司公章。因车辆投保人是被上诉人,上诉人放弃权利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被上诉人加盖公章才是导致不能索赔的根本原因。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系挂靠关系,被上诉人每年收取了500元管理费,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所以挂靠人和被挂靠人应承担连带责任。原审判决被上诉人不承担责任显然违背法律规定。故请求二审撤销原判,发回原审法院重审。

被上诉人庭审中辩称:一、本案是挂靠合同纠纷,和驾驶员无关,原审没有遗漏当事人;二、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虽然被上诉人是登记车主,但上诉人是车辆的经营管理人,交通事故发生后,上诉人逃避责任,将责任转嫁给被上诉人,欺骗被上诉人在保险公司放弃索赔声明书上盖章,导致无法进行保险索赔;三、挂靠期间,被上诉人只收取500元的管理费,用于车辆登记,被上诉人已经履行了管理义务。请求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的案件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占善竹与被上诉人安庆市宜秀运输有限公司挂靠经营合同关系依法成立,双方应严格按约履行各自的义务。涉案车辆在挂靠经营期间,发生交通事故后,被上诉人依据生效判决向受害方何大勇承担赔偿责任,现又依据双方挂靠合同的约定,向上诉人主张该赔偿责任具有事实依据。上诉人认为,驾驶员应对事故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应追加驾驶员参加诉讼。本院认为,驾驶员是上诉人聘请的员工,其与雇员之间的法律关系与本案不属同一法律关系,故对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不予采纳。上诉人还认为,在保险公司放弃索赔声明书中,因被上诉人是投保人,其在声明书中加盖公章是导致无法进行保险索赔的根本原因。本院认为,被上诉人虽为投保人,但上诉人系涉案车辆的实际车主,在双方的挂靠合同中,约定挂靠车辆的保险由上诉人自行办理,所有费用自行承担。依据该约定,上诉人应自行办理保险,缴纳保险费用同时亦享有保险利益。在2011年4月9日发生交通事故后,上诉人于同年7月4日在《放弃索赔权利声明书》中表示“车上人上树拉电缆属伤者个人行为,未经车主同意的私自行为”,并表明放弃索赔的承诺是占善竹真实意思表示。从该内容足以反映,放弃索赔是上诉人对权利的放弃,现又要求被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显然违反了民事活动禁止反言的原则。关于上诉人认为应由其与被上诉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上诉理由,因本案被上诉人与驾驶员对受害方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已经有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且连带责任只是针对因事故造成损害的受害方而言,对挂靠合同的双方应按挂靠合同的约定确定权利义务。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940元,由上诉人占善竹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董华敏

代理审判员  陈澜竞

代理审判员  甘  丹

 

二0一四年一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丁  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