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裁判文书 / 刑事审判
朱其云、胡琼贩卖毒品二审刑事判决书
发布时间:2014-02-17 浏览次数:14681

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判 决 书

(2014)宜刑终字第00002号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太湖县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朱其云(绰号长毛、阿龙、龙哥),男,汉族,小学文化,因犯盗窃罪于1996年8月2日被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因犯抢劫罪于2000年1月24日被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2003年8月16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3年2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太湖县看守所。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胡琼,女,汉族,小学文化,因本案于2013年2月1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1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安庆市看守所。

辩护人胡国松,安徽竞鸣律师事务所律师。

太湖县人民法院审理太湖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朱其云、胡琼犯贩卖毒品罪一案,于二0一三年十一月六日作出(2013)太刑初字第00119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朱其云、胡琼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2年5月,被告人朱其云从浙江省临安市购买16“个”冰毒(甲基苯丙胺),除部分用于自己吸食外,将另一部分在太湖县贩卖,从中获利。2013年2月,被告人朱其云从浙江省临安市购买冰毒后,通过太湖至临安班线客车,以托运衣物的方式将冰毒交给被告人胡琼贩卖。2013年2月9日,被告人朱其云从浙江省临安市购买15“个”冰毒,除自己吸食和贩卖外,另将部分冰毒交给胡琼贩卖。具体贩卖情况如下:

(一)被告人朱其云单独贩卖毒品7.45克(其中冰毒6.89克、麻古0.56克)。

1、2012年5月26日晚,被告人朱其云携带从浙江临安上线处购买的冰毒16“个”乘车返回太湖县,在太湖县晋熙镇高界路“盈家”宾馆客房内,通过唐某某(已判决)介绍向曹某贩卖冰毒1.2克,得款800元;向张某某贩卖冰毒0.7克,麻古2粒(0.2克),得款500元。

2、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晚上,洪某某为吸食冰毒托吸毒人员陈某某购买,并让郭某带现金交给陈某某。陈某某找吸毒人员戴某某帮忙购买,后被告人朱其云在105国道太湖县晋熙镇岔路加油站附近向戴某某贩卖冰毒3.2克,得款1 800元。

3、2013年2月10日,被告人朱其云在其家中向胡某某贩卖冰毒0.6克,得款600元。

4、2013年2月10日晚,被告人朱其云在太湖县新城“一簇莲花”超市门口向汪某某贩卖冰毒0.3克,得款300元。

5、被告人朱其云被太湖县公安局民警抓获时,从其身上查获了冰毒和麻古,经鉴定共计冰毒0.89克,麻古0.36克。

(二)被告人朱其云、胡琼共同贩卖毒品10.80克。

1、2012年农历腊月底的一天,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法华路状元府酒店边向孙某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2012年农历腊月底的一天,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长河路福星花园小区门口附近,向孙某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

2、2012年农历腊月的一天,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小学门口,向汪某某贩卖冰毒0.3克,得款300元。

3、2013年2月7日左右的一天,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法华路金润万家超市门口向曹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2013年2月8日晚,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人民路御家快捷宾馆楼下向曹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

4、2013年2月7日,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人民路天煌大酒店附近,向李某贩卖冰毒0.3克,得款300元;2013年2月,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人民路太湖人家宾馆,向李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

5、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下午,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法华路华美大酒店附近向郑某某贩卖冰毒0.6克,得款500元;三四天后的一天下午,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人民路洪云宾馆附近郑某某的车上,向郑某某贩卖冰毒0.3克,得款300元。

6、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工业园区山里郎酒店门口向刘某某贩卖冰毒0.9克,得款500元;2012年农历腊月底的一天晚上,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法华路奥巴马宾馆后门院子里向刘某某贩卖冰毒0.6克,得款500元;2012年农历腊月底的一天下午,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法华路奥巴马宾馆后门院子里向刘某某贩卖冰毒0.6克,得款500元。

7、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下午,被告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冻库附近的“王雨饭店”门口向戴某某贩卖冰毒0.85克,得款500元。

8、2013年2月9日,被告人朱其云从浙江省临安市购买15“个”冰毒,除自己吸食及贩卖外,另将部分冰毒交给胡琼贩卖。被告人胡琼于2013年2月11日至13日分别向汪某某(一次0.4克,一次0.3克)、曹某(0.8克)、周某(0.85克)予以贩卖。胡琼交给朱其云人民币3 200元。

原判依据相关人员通话记录、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刑事照片、辨认笔录、检验报告、扣押清单等相互印证的证据认定上述事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朱其云单独贩卖毒品7.45克(其中冰毒6.89克、麻古0.56克),伙同被告人胡琼共同贩卖冰毒10.80克,两被告人的行为已构成贩卖毒品罪,系共同犯罪。太湖县人民检察院对被告人朱其云、胡琼的指控成立。鉴于被告人朱其云以贩养吸,量刑时考虑其吸食毒品的情节,酌情处理;被告人朱其云有前科劣迹,对其量刑时予以考虑。根据被告人朱其云、胡琼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经太湖县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以被告人朱其云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被告人胡琼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公安机关扣押的被告人朱其云毒资10 000元,被告人胡琼毒资6 000元予以没收;公安机关扣押的冰毒0.89克,麻古0.36克予以没收,由公安机关处理。

宣判后,被告人朱其云、胡琼不服,均提出上诉。朱其云上诉提出,原审认定其贩卖毒品给戴某某3.2克事实不存在,给胡某某的毒品0.6克不是贩卖,而是其请胡某某吸的,不构成贩卖。其没有托运毒品给胡琼,胡琼贩卖的毒品与其无关。其和胡琼不构成共同犯罪。

被告人胡琼上诉认为,原判认定其与朱其云共同贩卖毒品10.8克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在朱其云的指使下只贩卖了2.35克毒品。2013年2月9日以前其没有毒品来源。在共同犯罪中,其受朱其云指使,帮助朱其云贩卖毒品,所得毒资全部交给朱其云,应当认定其为从犯,故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上诉人胡琼的辩护人辩护认为,原判认定朱其云通过长途客车托运毒品给胡琼的事实证据不足,胡琼在2013年2月9日以前没有毒品来源。原判认定毒品数量依据不足,戴某某证言购买冰毒0.8克,而一审法院认定为0.85克不妥。在胡琼与朱其云贩卖2.35克毒品的共同犯罪中,应当认定胡琼为从犯,建议法院根据胡琼的犯罪事实,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2年5月,上诉人朱其云从浙江省临安市购买16“个”冰毒(甲基苯丙胺),除部分用于自己吸食外,其余冰毒在太湖县贩卖。2013年2月,上诉人朱其云从浙江省临安市购买冰毒后,通过太湖至临安班线客车,以托运衣物的方式将冰毒交给上诉人胡琼贩卖。2013年2月9日,上诉人朱其云从浙江省临安市购买15“个”冰毒,除自己吸食和贩卖外,另将部分冰毒交给胡琼贩卖。具体贩卖情况如下:

(一)上诉人朱其云单独贩卖冰毒6.89克、麻古0.56克。

1、2012年5月26日晚,上诉人朱其云携带从浙江临安上线处购买的冰毒16“个”乘车返回太湖县,在太湖县晋熙镇高界路“盈家”宾馆客房内,通过唐某某(已判决)介绍向曹某贩卖冰毒1.2克,得款800元;向张某某贩卖冰毒0.7克,麻古2粒(0.2克),得款500元。

2、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晚上,洪某某为吸食冰毒托吸毒人员陈某某购买,并让郭某带现金交给陈某某。陈某某找吸毒人员戴某某帮忙购买,后上诉人朱其云在105国道太湖县晋熙镇岔路加油站附近向戴某某贩卖冰毒3.2克,得款1 800元。

3、2013年2月10日,上诉人朱其云在其家中向胡某某贩卖冰毒0.6克,得款400元。

4、2013年2月10日晚,上诉人朱其云在太湖县新城“一簇莲花”超市门口向汪某某贩卖冰毒0.3克,得款300元。

5、上诉人朱其云被太湖县公安局民警抓获时,从其身上查获了冰毒和麻古,并扣押现金10 000元。经鉴定被查获的冰毒0.89克,麻古0.36克。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证人唐某某、曹某、张某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5月26日晚上,通过唐某某的介绍,在太湖县晋熙镇高界路“盈家”宾馆客房内,朱其云分别向曹某贩卖冰毒1.2克,得款800元;向张某某贩卖冰毒0.7克,麻古2粒(0.2克),得款500元。

(2)证人洪某某、郭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晚上,洪某某为吸食冰毒托吸毒人员陈某某购买,并让郭某带2 000元现金交给陈某某。

(3)证人陈某某、戴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晚上,陈某某收到洪某某让郭某转交的2 000元钱,由戴某某电话联系朱其云购买了4包(3.2克)冰毒,付款1 800元。

(4)证人胡某某的供述证明:2013年2月10日,其联系上朱其云后,到朱其云的家中购买冰毒0.6克,付款400元。

(5)证人汪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2月10日晚,其在太湖县新城“一簇莲花”超市门口向朱其云购买冰毒0.3克,付款300元。

(6)上诉人朱其云的供述证明:2012年5月26日晚上,其通过唐某某的介绍,在太湖县晋熙镇高界路“盈家”宾馆客房内,分别向曹某贩卖冰毒2个,得款800元;向张某某贩卖冰毒一个,麻古2粒(0.2克),得款500元。2013年2月10日晚,其在太湖县新城“一簇莲花”超市门口向汪某某贩卖冰毒0.3克,得款300元。

(7)曹某、戴某某、胡某某、汪某某的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经辨认朱其云即是向其贩卖毒品的男子“长毛”。

(8)扣押物品清单及照片证明:公安机关在朱其云处查获0.89克冰毒和0.36克麻古及现金10 000元。

(9)安庆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毒品检验报告证明:公安机关在朱其云处查获的0.89克冰毒和0.36克麻古含甲基苯丙胺成分。

(10)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1996)瓯刑初字第197号刑事判决书、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法院(2000)甬海刑少初字第2号刑事判决书、浙江省十里丰监狱及浙江省南湖监狱的罪犯档案资料证明:上诉人朱其云曾经于1996年、2000年因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并于2003年8月16日刑满释放。

(11)户籍证明证实上诉人朱其云的身份情况。

(12)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太湖县公安局立案决定书及抓获经过证明:上诉人朱其云涉嫌贩卖毒品一案于2012年7月18日立案,上诉人朱其云于2013年2月14日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二)上诉人朱其云、胡琼共同贩卖毒品10.80克。

1、2012年农历腊月底的一天,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法华路状元府酒店边向孙某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2012年农历腊月底的一天,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长河路福星花园小区门口附近,向孙某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

2、2012年农历腊月的一天,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小学门口,向汪某某贩卖冰毒0.3克,得款300元。

3、2013年2月7日左右的一天,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法华路金润万家超市门口向曹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2013年2月8日晚,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人民路御家快捷宾馆楼下向曹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

4、2013年2月7日,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人民路天煌大酒店附近,向李某贩卖冰毒0.3克,得款300元;2013年2月,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人民路太湖人家宾馆,向李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

5、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下午,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法华路华美大酒店附近向郑某某贩卖冰毒0.6克,得款500元;三四天后的一天下午,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人民路洪云宾馆附近郑某某的车上,向郑某某贩卖冰毒0.3克,得款300元。

6、2013年2月9日前的一天,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新城工业园区山里郎酒店门口向刘某某贩卖冰毒0.9克,得款500元;2012年农历腊月底的一天晚上,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法华路奥巴马宾馆后门院子里向刘某某贩卖冰毒0.6克,得款500元;2012年农历腊月底的一天下午,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法华路奥巴马宾馆后门院子里向刘某某贩卖冰毒0.6克,得款500元。

7、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下午,上诉人胡琼在太湖县晋熙镇冻库附近的“王雨饭店”门口向戴某某贩卖冰毒0.8克,得款500元。

8、2013年2月9日,上诉人朱其云从浙江省临安市购买15“个”冰毒,除自己吸食及贩卖外,另将部分冰毒交给胡琼贩卖。上诉人胡琼于2013年2月11日至13日分别向汪某某(一次0.4克,一次0.3克)、曹某(0.8克)、周某(0.85克)予以贩卖。胡琼交给朱其云人民币3 200元。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证人党某的证言证明:其和朱其云在杭州系情人关系,也认识胡琼,听朱其云说胡琼是他的未婚妻。2013年2月听朱其云说曾将十几克冰毒藏在衣服里让一位姓张的长途客车司机托运给胡琼。

(2)证人张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2月9日以前,长毛两次托其带东西给他老婆,一次是胶带封好的茶叶样品,一次是纸袋装的衣服,两次东西都是同一个女人拿的。

(3)证人孙某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农历腊月底的一天,其在太湖县新城法华路状元府酒店边向长毛的老婆购买冰毒0.8克,付款500元;2012年农历腊月底的一天,其在太湖县新城长河路福星花园小区门口附近向长毛老婆购买冰毒0.8克,付款500元。且第二次购买的冰毒是为刘某购买并让汪某某带给刘某,刘某后来还认为分量少了。另证明,曾听朱其云说他在外地借了些毒品通过长途客车托运到太湖给他的老婆(情人)。

(4)证人汪某某的证言证明:2012年农历腊月的一天,其在太湖县新城小学门口向“长毛”老婆购买冰毒0.3克,付款300元。2013年2月11日、12日两次从“长毛”老婆手中分别购买冰毒0.4克、0.3克,分别付款200元、300元。其中有两次是和吉某一起吸食了。另证明,听刘某说,托孙某某从“长毛”老婆那购买的500元冰毒,分量太少,后来其还找了“长毛”老婆问了,她讲这事与其无关。

(5)证人吉某的证言证明:其有两次与汪某某吸食冰毒,听汪某某讲冰毒是从长毛老婆那买的。另证明汪某某为刘某托孙某某买的冰毒分量不足的问题找过长毛老婆。

(6)证人曹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2月7日左右的一天、2月8日及2月11日,其三次在“长毛”老婆处分别买了500元0.8克冰毒。

(7)证人李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2月6日,其与长毛联系后得知长毛老婆的电话,2月7日联系长毛老婆后买了300元0.3克冰毒;第二次又电话联系长毛老婆买了500元0.8克冰毒。

(8)证人郑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2月9日前,其通过张某联系,从长毛老婆手中买了500元0.6克冰毒与张某一起吸食。第二次其联系长毛老婆买了300元0.3克冰毒。

(9)证人张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2月9日前,郑某某找其要了长毛老婆的电话,并从长毛老婆那买了500元0.6克冰毒,后其与郑某某一起吸食。

(10)证人刘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2月9日前,其在太湖县新城工业园区山里郎酒店门口从长毛老婆“胡奶奶”手中购买了500元0.9克冰毒,当时蔡某也在场;另两次在太湖县晋熙镇法华路奥巴马宾馆后门院子里从戴眼镜的女人那分别购买500元0.6克冰毒,其中一次和蔡某一起吸食。

(11)证人蔡某的证言证明:在太湖县新城工业园区山里郎酒店门口其看见刘某某从长毛老婆“胡奶奶”手中购买了500元0.9克冰毒;另外一次在太湖县晋熙镇法华路奥巴马宾馆后门院子刘某某从这个胡奶奶手中买了500元0.6克冰毒,后来两人一起吸食。

(12)证人戴某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春节前的一天下午,其在太湖县晋熙镇冻库附近的“王雨饭店”门口从长毛情人(戴眼镜的女人)买了500元0.8克冰毒。

(13)证人周某的证言证明:2013年2月13日凌晨四时多,自己联系不上长毛,就打电话给长毛老婆要买冰毒,长毛老婆讲让长毛联系自己,后长毛发来卡号,自己将500元钱存入该账号,后来长毛老婆送来1克冰毒。

(14)上诉人朱其云供述证明:2013年2月9日,其从浙江省临安市购买15“个”冰毒,除自己吸食及贩卖外,另将部分冰毒交给胡琼贩卖。后胡琼交给其人民币3 000元,付宾馆200元房费。其知道胡琼于2013年2月11日至13日分别向汪某某卖过一次0.4克,当时汪某某只给200元,还欠100元钱,汪某某还发了短信告诉自己。还有一个人将500元钱打到自己的卡上,胡琼才把冰毒给了他。另证明2013年2月9日前其曾托司机张某某捎过衣服和茶叶样品给胡琼。

(15)上诉人胡琼的供述证明:2013年正月初二其将朱其云给的0.4克冰毒卖给汪某某,汪某某当时只给了200元,还欠了100元。

(16)孙某某、汪某某、曹某、李某、周某、戴某某、张某、党某、张某某等辨认笔录均辨认出长毛即上诉人朱其云,长毛老婆就是上诉人胡琼;刘某某、郑某某、蔡某、吉某等辨认笔录均辨认出长毛老婆就是上诉人胡琼。

(17)人体尿样毒品检测报告证明:上诉人朱其云、胡琼及证人蔡某、刘某某、郑某某、曹某、孙某某、李某、汪某某、戴某某、胡某某的尿样检测结果证明上述人员均吸食了冰毒。

(18)朱其云、胡琼手机中的短信照片证明:朱其云与汪某某、周某与胡琼之间的短信联系情况。

(19)户籍证明证实上诉人胡琼的身份信息。

(20)扣押物品清单证明在胡琼处查扣20个透明小塑料袋及6 000元现金。

(21)抓获经过证明上诉人胡琼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22)上诉人朱其云、胡琼的手机通信记录证明上诉人朱其云、胡琼与相关人员的通联记录。

针对上诉人朱其云提出其贩卖毒品给戴某某3.2克事实不存在,给胡某某的毒品0.6克不是贩卖,而是其请胡某某吸的,不构成贩卖。经查,其贩卖冰毒3.2克给戴某某的事实,有证人戴某某的证言、辨认笔录、通话清单证实,还有证人陈某某、郭某、洪某某等人证言佐证。其贩卖冰毒0.6克给胡某某的事实有胡某某的证言、通话清单、辨认笔录证实。故其辩解没有贩卖冰毒给戴某某、胡某某的理由不能成立。

针对上诉人朱其云提出其没有托运毒品给胡琼,胡琼贩卖的毒品与其无关,上诉人胡琼及其辩护人提出2013年2月9日前胡琼与朱其云不构成共同犯罪,胡琼没有毒品来源,上诉人胡琼与朱其云构成共同犯罪缺乏相应的证据。经查,朱其云供述其通过长途客车司机张某某托运衣物、茶叶等物品给胡琼,得到证人张某某的证实,证人孙某某、党某的证言亦证明听朱其云讲其在衣物中夹带毒品托运给胡琼,故上诉人胡琼于2013年2月9日以前贩卖冰毒的行为能够认定为朱其云与胡琼共同行为。故上诉人朱其云上诉提出不构成共同犯罪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针对辩护人提出胡琼与朱其云贩卖毒品的共同犯罪中,应当认定胡琼为从犯,经查,上诉人胡琼与朱其云在共同犯罪中均行为积极,作用相当,不宜区分主从犯。故辩护人该项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针对辩护人提出其中胡琼贩卖给戴某某的冰毒应认定为0.8克的事实,有证人戴某某的证言予以证实,该项辩护意见能够成立。

本院认为:上诉人朱其云、胡琼违反国家对毒品管理的规定,多次向他人贩卖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毒品,其中朱其云单独贩卖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冰毒6.89克,麻古0.56克,计贩卖甲基苯丙胺类毒品7.45克;上诉人朱其云、胡琼共同贩卖含甲基苯丙胺成分的冰毒10.75克,其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且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两上诉人均行为积极,作用相当,不宜区分主从犯。上诉人朱其云系以贩养吸,考虑其吸食毒品的情节,可酌情从轻处罚;上诉人朱其云有前科劣迹,依法可酌情从重处罚。上诉人朱其云否认贩卖冰毒给戴某某和胡某某以及两上诉人不构成共同犯罪的上诉理由与查明事实不符,不能成立。上诉人胡琼认为其没有毒品来源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认为其在共同犯罪中应当构成从犯的辩护意见亦不能成立。上诉人胡琼的辩护人认为贩卖给戴某某的毒品数量应认定为0.8克的辩护意见有相应证据证实,应予采纳。据此,根据两上诉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安徽省太湖县人民法院(2013)太刑初字第00119号刑事判决中的第三项,即公安机关扣押的被告人朱其云毒资10 000元,被告人胡琼毒资6 000元予以没收;公安机关扣押的冰毒0.89克,麻古0.36克予以没收,由公安机关处理。

二、撤销安徽省太湖县人民法院(2013)太刑初字第00119号刑事判决中的第一、二项,即被告人朱其云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被告人胡琼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三、上诉人朱其云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2月14日起至2021年4月13日止。罚金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四、上诉人胡琼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2月14日起至2020年2月13日止。罚金于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朱祖琴

审  判  员  方国松

审  判  员  唐 毅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一日

 

书  记  员  於笑仙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三百四十七条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一)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一千克以上、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或者其他毒品数量大的;

(二)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

(三)武装掩护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的;

(四)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情节严重的;

(五)参与有组织的国际贩毒活动的。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二百克以上不满一千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十克以上不满五十克或者其他毒品数量较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鸦片不满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满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单位犯第二款、第三款、第四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各该款的规定处罚。

利用、教唆未成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

第二十五条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如果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缴纳确实有困难的,可以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